您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游记攻略
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
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是指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江西省南部、福建省西部地区,粉碎国民党军大规模"围剿"的战役。
1931年2月,国民党政府主席、陆海空军总司令蒋介石,派其军政部长何应钦为陆海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主任,组织对中央苏区的第二次大规模"围剿"。蒋介石确定:这次"围剿","以厚集兵力、严密包围及取缓进为要旨",首先在苏区周围集结兵力,并实行经济封锁,断绝一切物资输入苏区,然后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方针,以主力分路推进,互相策应,以期消灭红一方面军,摧毁中央苏区。3月下旬,蒋介石增调的第5、第26路军以及第52师、第5师4个团到达江西省,连同第一次"围剿"失败后留在中央苏区周围的第6、第19路军等部,共18个师、3个旅、3个航空队共20万人,分别在雩都(今于都)、赣州、兴国、万安、泰和、吉安、吉水、永丰、乐安、宜黄、南城、黎川、南丰、康都、建宁等地集结完毕。
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红一方面军3万余人分别进至永丰、乐安、宜黄、南丰以南,广昌、康都、宁都、石城、兴国以西和以东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打击地主豪绅武装,巩固与扩大了苏区。中国共产党苏区中央局和红一方面军总部发现国民党军即将发动第二次"围剿"的情况后.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毛泽东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中共苏区中央局于3月17~26日,先后发出进行反''围剿"准备的指示。红一方面军各级领导机关研究和部署了作战指挥、军事训练、政治动员、给养补给等方面的工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决定建立东、南、西、北、中5个指挥部,将中央苏区划分为10个游击区,并规定各游击区以独立团、警卫营等地方武装为骨干,领导赤卫军、少先队,运用游击战术,执行扰敌、堵敌、截敌、袭敌、诱敌、毒敌、捉敌、侦敌、饿敌、盲敌等10项任务。苏区各级共产党组织和各级政府,组织、动员人民群众进行坚壁清野和支援红军作战。3月下旬,红一方面军以一部兵力在苏区北部边缘配台地方武装监视国民党军,主力南移至宁都,石城、瑞金地区,继续进行反"围剿"的准备和作战训练。

国民党军开始进攻。红军主力退却,待机反攻4月1日,国民党军分4路开始进攻。第19路军之第60、第61师主力由兴国向龙冈、宁都方向前进;第5路军之第28师、第47师1个旅、第43、第54师,分由泰和.吉安、吉水、永丰向东固、潭头、沙溪方向前进;第26路军之第27、第25师,由乐安、宜黄向大金竹、洛口方向前进;第6路军之第8、第24师、第5师4个团,由南丰、康都地区向广昌方向前进。各路国民党军在红军一部协同地方武装和赤卫军、少先队的阻击、袭扰下,行动缓慢,至23日,始进到江背嗣、龙冈头、富田、水南、严坊、招携、界上、横石、广昌之线。国民党军在进攻中,采取军事、政治、经济、特务相结合的手段。按照"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方针,每日只前进2.5~10公里,每占一地,即构筑工事和进行"驻剿";召回地主豪绅,组织"善后委员会"和守望队",实行恐怖统治和欺骗宣传;大肆抢劫、烧杀,并毁坏禾苗,屠杀牲畜,制造苏区经济困难;派遣特务进入苏区,刺探情报,制造谣言,挑拨人民群众与红军的关系,扰乱红军的后方。

这次反"围剿",红军第一方面军继续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在地方武装、赤卫军的配合下,在人民群众支援下,先打弱敌,各个击破,半个月横扫700余里,连打 5仗,共歼灭国民党军3万多人,缴枪2万余支,巩固和扩大了中央苏区。
4月1日,国民党军分4路大举进攻。第19路军之第61师主力、第60师由兴国向龙冈、宁都方向前进;第 5路军之第28师、第47师 1个旅、第43、第54师,分由泰和、吉安、吉水、永丰向东固、潭头、沙溪方向前进;第26路军之第27、第25师由乐安、宜黄向金大竹、洛口方向前进;第 6路军之第8、第5、第24师由南丰、康都地区向广昌方向前进。各路国民党军在红军一部协同地方武装和赤卫军、少先队的阻击、袭扰下,行动缓慢,至23日,始进到江背洞、龙冈头、富田、水南、严坊、招携、界上、横石、广昌之线。
在此期间,中共苏区中央局多次讨论了红军的作战行动方针问题,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决定继续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把敌人引到苏区内,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粉碎敌之"围剿";并决定先打较弱的第 5路军,然后向东横扫,在闽赣交界之建宁、黎川、泰宁地区扩大苏区,征集资财,便于打破敌人下一次"围剿"。据此,红一方面军 3万余人在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毛泽东指挥下,4月20日由宁都、石城、瑞金地区出发,于23日转到龙冈、东固地区隐蔽集结,进行临战训练,准备求歼第5路军一部。
中央苏区党政军民针对国民党军的进攻和破坏手段,采取了一系列对应措施。红军一部配合地方武装和赤卫军、少先队,广泛开展游击战,破袭国民党军的后方交通线,袭击其兵站,打击"守望队''和"善后委员会",迟滞国民党军的行动,保证了红军主力进行反"围剿''作战的准备。与此同时,中共苏区中央局对反"围剿''的方针和红军作战方向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有的主张红军应分散到苏区外,进行游击战,把国民党军引出苏区;有的主张红军退出中央苏区,转移到云南、贵州、四川建立新苏区。毛泽东则坚决主张继续采取诱敌深入方针,把敌人引到苏区内,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粉碎敌之"围剿";并提出先打较弱的第5路军,然后向东横扫,在闽赣交界之建宁、黎川、泰宁地区扩大苏区,征集资财,便于打破敌人下一次"围剿"。最后,中共苏区中央局肯定了诱敌深入的方针。4月20日,红一方面军主力由宁都、石城、瑞金地区出发,于23日转到退却终点龙冈、东固地区隐蔽集结,进行临战训练。红军转入反攻,粉碎国民党军"围剿"5月10日,国民党军继续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推进。第5路军之右翼第28师和第47师1个旅,于13日由富田地区分两路向东固前进,15日进到桥头江、择龙坑之线;中路第43师由水南进到大源坑、潭头;左翼第54师由严坊进占百富、沙溪。与此同时,第19路军之第60、第61师各一部经崇贤、方太向城冈圩前进;第26路军之第27师经大金竹向南团前进,第25师进占肖田、东韶、洛口;第6路军之第5师一部和第8师进占头陂、白水(今赤水)后,即在这一带"清剿",第56师进至福建省安远汛(今安远)后,以一部兵力进入江西省"协剿"。
红一方面军主力在东固山区持重待机20余日,终于等到了第5路军右翼部队脱离其富田阵地的极好时机。5月14--15日,朱德、毛泽东决定集中兵力,歼灭由富田出动之第28师和第47师1个旅于运动中。部署是:红3军团并指挥红35军为左路军,经江树头、固陂圩迂回到富田侧后进行攻击;红3军(欠第7师)为中路军,沿东固至中洞大道向桥头江一线攻击前进;红4军(并指挥红64师)、红12军(欠第35师)为右路军,分两路抢占九寸岭、观音崖两隘口,尔后向富田攻击前进,红3军第7师和红12军第35师一部位于枫边、城冈及方太、崇贤附近地区,阻击第19路军;红12军第35师一部位于潭头一带,协同地方武装一部,阻击第5路军之第43、第54师;对第6、第26路军,则以地方武装和赤卫军予以牵制。
5月15日拂晓,红军各部开始行动。16日,红军主力向正在东进的第28师和第47师 1个旅展开攻击,经一昼夜激战,将其大部歼灭于富田、东固之间地区,残部逃向水南,红军进占富田。第43师惧怕被红军歼灭,亦向水南撤退。
5月17日,红军主力向水南追击。逃向水南之国民党军因原在潇龙河上架设之便桥为赤卫队拆除,便转向白沙逃窜。红 3、红4军跟踪猛追,红3军团亦直插白沙河附近,于19日在白沙截歼第47师 1个旅的残部和第43师一部,其余部逃向永丰。与此同时,红12军攻占沙溪,第54师逃向永丰;第19路军也由城冈撤回兴国,随后又撤到赣州。
两仗获胜后,红军继续向东扩张战果。5月21日,红军在中村附近,与由南团向沙溪增援的第26路军第27师第81旅接触。22日,红4军和红3军团,向该旅发起攻击,攻占中村,歼其大部,第27师余部窜回乐安。当晚,红军追至南团,第25师仓皇撤回宜黄。
红军进到南团一带后,中共苏区中央局即留住龙冈,另组成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红军第一方面军临时总前敌委员会,负责指挥红军作战和领导战区地方工作。此后,红军日夜兼程,向东急进。这时,第6路军慌忙由白水、头陂向广昌收缩兵力,接着由广昌向南丰撤退。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决定,乘第5师(4个团)未及撤离广昌之机,攻歼该敌。部署是:以红 3军经甘竹向南丰急进,追击北撤之第8、第24师;以红4军和红12军攻击广昌城;红3军团为攻城预备队。5月27日晨,红军直逼广昌城下。守军凭坚顽抗。红军激战终日,于当日21时攻克该城,歼第 5师一部,余部向南丰逃窜。
红军攻占广昌后,归第6路军指挥的第56师约7000人,自闽赣边界之中沙仓皇撤回建宁。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随即以红4军第10师北上,配合红3军继续追击第24、第8师和第5师余部;红4军主力留广昌开展工作;红一方面军总部率红 3军团和红12军主力继续向建宁城前进,求歼第56师。5月31日,红军突然向建宁城发起攻击,于18时攻占该城,歼第56师 3个多团。至此,红军粉碎了国民党军第二次大规模的"围剿"。
此役,红一方面军继续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在苏区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和地方武装、赤卫军、少先队的紧密配合下,集中兵力,连续作战,共歼国民党军3万余人,缴获各种枪2万余支(挺),炮30门,电台2部,并占领赣东、闽西北广大地区,巩固和扩大了中央苏区,进一步取得了反"围剿"的经验。